详细内容 更多+

做茶甘苦我心知

古人云:“吃苦是福”。做茶人大都吃过不少苦,如此说来他们当是有“福”之人。“福”在哪里?或曰掌有做茶技艺,或曰有管山经验,或曰有茶可品,或曰有过日子小钱。由苦出甘,福也。

做茶人受苦也多。大老板劳心,小茶农则劳心加劳力。作为一介茶农之后,我深知其苦。小时候为“父母”卖力,只知身体之累。其实茶乡人的孩子,都有这辛苦经历。因为采制茶叶是季节性极强的农活,没商量,孩子们非去当“童工”不可。既使在校念书,放假也会被大人发配充当“临时工”。

1982年,集体了二十多年的茶山突然分给个人经营,这下“乱套”了,它不像种田,要有较大的厂房、多样的工具。我们在林屋村(以前叫前进公社)10组徐家场,小规模的生产队,也有十来户人家。刚从靠工分收入转向单干的农人,极为缺钱。有的人只好把房间作青间,把厅堂当焙间,把厨房为炒揉间,在屋檐下筑条萎凋槽,……五花八门,各显神通。做出的茶叶品质可想而知,无须赘言。

我父母那点茶,因为我去了上海深圳打工,只能由姐姐承担去做。到现在,感恩姐姐,忙婆家还要百忙之中抽空照顾父母。那时候一家人“法术”都做过,什么苦也得吃。分到户的农人,还要暗中争气,免得被邻人取笑。一年四季有空就是开山垦荒种茶。曾几何时,每年的年初三垦荒变成了我家春季的习惯,后来我父亲总结了一个话“改革开放40年,垦荒种茶30年”。

本人(蒋洪强186 6219 3167)在灵岩山净土佛茶采摘与炒制

苏州灵岩山寺继庐亭

灵岩山寺僧众于茶园

母亲负责带领指导女工采茶,每天五点前就出发。总之要赶在采茶工之前到茶山,否则,茶被采坏事小,有时超界错采他人之茶就麻烦了。这事很尴尬的,多赔青叶是小事,难听的话很闹心。那些时日,风雨无阻,不敢怠慢。好在那时母亲还年轻,身体吃得消,扛得住。

那些年,做茶难,卖茶更难。包产到户的第二年,国家停止了茶叶统购统销。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进入“市场”,如无头苍蝇——蒙了。四处求爷爷告奶奶。那时本地几家茶叶大户和精制厂的门槛快被人踏烂了,他们也有难处。但有的人很会摆谱,甚至联手压价。没法子,价好价差都得卖。因为茶叶这东西,被看好了是个宝,没人要时不如草。干草尚可喂牛羊,干茶牛羊都不瞧。

我家的那点茶,大都是我去卖脸皮,买主看面子收去,。上世纪90年初,镇山陆续有人办茶厂,收茶的人多了,卖茶省心多了。

眼下,虽然做茶条件普遍得以改善,做茶不会像以前那么艰难了,但是全国茶叶供大于求,卖茶难题又纠结着一部分做茶人。

现在家里做了民宿,采摘体验的客户也多起了。

老外也来了。

做茶甘苦,茶农自知。禅茶一味,以茶结缘者,吾辈之幸也!


首页 | 关于我们 |联系我们

 

地址 : 苏州吴中区金庭镇林屋村后堡徐家场2号

电话号码 : 186-6219-3167

备案号:苏ICP备18042487号-1

工信部备案链接https://beian.miit.gov.cn
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使用企业微信
“扫一扫”加入群聊
复制成功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我知道了